欢迎进入欧宝体育首页官网!

002 李商隐七律《随师东》读记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欧宝体育首页 > 欧宝品牌 >
002 李商隐七律《随师东》读记
浏览:117 发布日期:2021-06-13

李商隐七律《随师东》读记

(幼溪西)

随师东

东征日调万黄金,几竭中原买斗心。

军令未闻诛马谡,捷书惟是报孙歆。

但须鸑鷟巢阿阁,岂暇鸱鸮在泮林?

怅然前朝玄菟郡,积骸成莽阵云深。

安史之乱后,唐北方基本上被藩镇限制。藩镇在本境内自收租税,自定法令,自用文武仕宦,俨然自力王国。唐敬宗宝历二年(826),横海军节度使李全略物化,其子李同捷自称留后(横海军治所在沧州)。文宗大和元年(827)朝廷调发各路军进讨。因为军政战败,战事旷日持久,耗资重大,直至大和二年(828)底才初步平休。

李商隐大和三年(829)十一月到大和六年(832)期间,得令狐楚欣赏,辟为天平节度使巡官。陪同节度使令狐楚赴郓(yùn)州。期间或对朝廷讨伐李同捷事有所晓畅,有感而成此诗。时李商隐约二十岁。

诗题“随师东”,即“隋师东征”。“随”、“隋”二字在唐以前混用。直到唐中晚期后,才逐渐不同开。

首联:东征日调万黄金,几竭中原买斗心。

东征:指隋炀帝三次东征。大业八年(612)正月炀帝下诏誓师袭击高句丽。大业九年(613)正月,炀帝率军第二次征高句丽,遭遇高句丽军队物化磕。因杨玄感兵变,只益收兵回往平叛。大业十年(614),炀帝照样御驾亲征,大败高句丽军队。隋炀帝东征末了导致了隋朝的衰亡。

斗心:犹斗志;挺进心。《左传-桓公五年》:“陈乱,民莫有斗心。若先犯之,必奔。”《北齐书-清河王岳传》:“太后迁至邺,周军续至,人皆恟惧,无有斗心,朝士出降,昼夜相属。”《送无本师归范阳》(唐-韩愈):“老懒无斗心,久不事铅椠(qiàn)。”(“铅椠”是写作的有趣。)

大意:隋炀帝东征每天消耗大量的资材。为换取将士们的斗志,几乎耗尽中原财富。(写隋朝史实。在消耗资材这点上,唐王朝讨伐李同捷也相通。)

颔联:军令未闻诛马谡,捷书惟是报孙歆。

马谡(sù):三国时蜀将。228年,诸葛亮兴师伐魏,派马谡为前卫。马谡忤逆军事安放,陷落街亭。诸葛亮按军法挥泪斩马谡。《三国志-诸葛亮传》(蜀汉-陈寿):“魏明帝西镇长安,命张郃(hé)拒亮,亮使马谡督诸军在前,与邰战于街亭。谡违亮节度,行为失宜,大为张邰所破。亮拔西县千余家,还于汉中,戮谡以谢多。”

孙歆(xīn):三国时吴国都督。280年,晋伐吴。晋将王濬谎报战功,说己斩得孙歆首级。后来晋将杜预俘获孙歆,解送洛阳后,才揭穿原形。《晋书-杜预传》:“王浚先列上得孙歆头,(杜)预后生送(孙)歆,洛中以为大乐。”

大意:在“东征”中,还异国听说违军令斩马谡,欧宝品牌只是听说谎报战功“斩孙歆”。(这一联用典。即说隋炀帝的东征也说朝廷讨伐李同捷。上句说军令军纪。下句说谎报军功。自然答有所指。尤其是在唐东征中军纪涣散谎报军功的事或比较多)。

颈联:但须鸑鷟巢阿阁,岂暇鸱鸮在泮林?    

鸑鷟(yuè-zhuó):凤凰又名,这边喻贤臣。《国语-周语》:“周之兴也,鸑鷟鸣于岐山。”《杂诗》(唐-储光羲):“虎豹对吾蹲,鸑鷟旁吾飞。”

阿(ē)阁:四面有栋梁和弯檐的楼阁,这边指朝廷。《少室山少姨庙碑》(唐-杨炯):“岂直凤巢阿阁,入轩后之图书;鱼跃中舟,称武王之事业。”(轩后,即黄帝轩辕氏。)《古诗》(魏晋):“交疏结绮窗,阿阁三重阶。”《覆巢走》(唐-孟郊):“灵枝珍木满上林,凤巢阿阁重且深。”

鸑鷟巢阿阁:即“凤巢阿阁”。《尚书中候》:“尧即政七十载,凤皇止庭,巢阿阁讙(huān)树。”后因以“凤巢”指中书省。凤巢阿阁,指圣人在朝。

岂暇(xiá):“暇”的本意是余暇、空隙。《说文》:“暇,闲也。”《世说新语》(南朝宋-刘义庆):“穷猿奔林,岂暇择木!”《梁园吟》(唐-李白):“人生达命岂暇愁,且饮美酒登高楼。”《履春冰》(唐-张萧远):“岂暇徘徊久,宁辞顾盼频。”

鸱鸮(chī-xiāo):又名鸱枭。指猫头鹰。前人认为是不祥之鸟。《赠白马王彪诗》(魏晋-曹植):“鸱枭鸣衡轭,豺狼当路衢。”《孤鸿篇》(唐-戴叔伦):“野田鸱鸮鸟,相妒复相疑。”《琴歌》(唐-赵抟):“真龙不圣土龙圣,凤皇哑舌鸱枭鸣。”

泮(pàn):也称泮宫。古代天子诸侯举走宴会或行为私塾的宫殿。《礼记-王制》:“大学在郊,天子曰辟雍,诸侯曰泮宫”。《泮水》(先秦-诗经):“翩彼飞鸮,集于泮林。食吾桑葚,怀吾益音。”

大意:只要凤凰集于阿阁,那里能容鸱鸮在泮林安详自得?这边说军纪涣散谎报军功的深层次因为在于朝廷用人。如朝廷用人正当,那会有藩镇割据?这边“阿阁”理解为朝廷;“泮林”可理解为藩镇。(这一联虽也说隋,但相通主要是说唐。)

尾联:怅然前朝玄菟郡,积骸成莽阵云深。

前朝:指汉朝。

玄菟(tú)郡:竖立于汉武帝元封三年(前108),其辖地大约是今盖马高原及其周边平原、北朝鲜咸镜南道、咸镜北道以及中国辽宁吉林东部一带。

积骸:尸骨堆积。《后汉-酷吏传序》:“积骸满阱,漂血千里。”

莽:密生的草。《幼尔雅》:“莽,草也。”《左传-悲公元年》:“吴日敝于兵,暴骨如莽。”

阵云:战云,杀气。《史记-天官书》:“阵云如立垣。” 《学古》(南朝梁-何逊):“阵云横塞首,赤日下城圆。”《燕歌走》(唐-高适):“杀气三时作阵云,寒声一夜传刁斗。”

大意:很怅然在汉朝玄菟郡谁人地方,尸骨堆积如莽,战云密布。(写隋朝东征的悲惨景象。也借指唐朝讨伐李同捷后的悲惨景象)。

此诗借“隋师东征”写唐讨伐割据的“东征”。首联说东征(隋或唐)耗资重大。这一点有史料可证。颔联写军纪涣散谎报军功。自然也是即说隋也说唐,但说唐的分量已经较多。《资治通鉴-文宗大和二年》:“时河南、北诸军讨同捷,久未成功。每有幼胜,则虚张首虏以邀厚赏。”颈联是重点。认为根源在于朝廷用人。倘若异国宦官专权,倘若任用得力的宰相,藩镇割据就不会形成。这一联益像是在说唐。尾联说东征的效果。又回到即说唐又说隋。说东征的效果都是“积骸成莽”。《资治通鉴-文宗大和三年》:“沧州承丧乱之余,骸骨蔽地,城空野旷,户口存者什无三四。”以是此诗形式说“隋东征”,其实是说唐“东征”。本诗外达的主旨在颈联。李商隐认为,有了“凤巢阿阁”,首联说的军资消耗重大,颔联说的军纪涣散谎报军功,尾联说的“积骸成莽”都不会有,甚至颈联下句说的藩镇割据自己也不会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