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欧宝体育首页官网!

E36杜甫五律《秋笛》读记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欧宝体育首页 > 欧宝品牌 >
E36杜甫五律《秋笛》读记
浏览:90 发布日期:2021-06-13

杜甫五律《秋笛》读记

(幼溪西)

秋笛

清商欲尽奏,奏苦血沾衣。

异日难受极,征人白骨归。

再见恐恨过,故作发声微。

不见秋云动,悲风稍稍飞。

这首诗写于乾元二年(759)秋。杜甫在秦州,在清秋之夜,听到了如泣如诉的笛声,想首古去今来的征人,有感而作。

清商欲尽奏,奏苦血沾衣。异日难受极,征人白骨归。

商:商声。古代以五音外示音调高矮。别离为宮、商、角、徵(zhǐ)、羽。

清商:前人认为商声凄清凄苦,故称“清商”。《笛赋》(先秦-宋玉):“吟《清商》,追《流徵》”。《韩非子-十过》:“平公问师旷曰:'此所谓何声也?’师旷曰:'此所谓清商也。’公曰:'清商固最悲乎?’师旷曰:'不如清徵。’”《抱朴子-畅玄》(晋-葛洪):“夫五声八音,清商流徵,损聪者也。”(清商也借指秋风。《悼亡诗》(晋-潘岳):“清商答秋至,溽(rù)暑随节阑。”)

苦:甚。外示水平。

血沾衣:《答秦嘉》(汉-徐淑):“长吟兮永叹,泪下兮沾衣。”《胡笳十八拍》(汉-蔡琰):“一生辛勤兮缘别离。十拍悲深兮泪成血。”《南中送北使》(唐-张说):“谁怜热海弯,泪尽血沾衣。”《赴池州拜觐舅氏》(唐-卢纶):“异国桑榆在,沾衣血泪和。”

参考:《塞下弯》(唐-王昌龄):“黄尘足今古,白骨乱蓬蒿。”《出塞弯》(唐-刘湾):“去年桑乾北,今年桑乾东。物化是征人物化,功是将军功。”《凉州词》(唐-王之涣):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羌笛何须仇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”《凉州词》(唐-王翰):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乐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”

大意:想尽力奏出凄清凄苦的商音,然而奏到极处却是“泪尽血沾衣”。想首以前征人白骨归时,真是让人难受至极。

再见恐恨过,故作发声微。不见秋云动,悲风稍稍飞。

微:奇妙。精妙。《胡笳十八拍》(汉-蔡琰):“十八拍兮弯虽终。响众余兮思无穷。是知丝竹奇妙兮均造化之功。悲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。”《善哉走》(魏晋-曹丕):“悲弦奇妙,清气含芳。”

秋云动:典“云动风飞”。《韩非子-十过》:“平公挑觞(shāng)而首为师旷寿,逆坐而问曰:'音莫悲于清徵乎?’师旷曰:'不如清角。’平公曰:'清角可得而闻乎?’师旷曰:'不能。昔者黄帝相符鬼神于泰山之上,驾象车而六蛟龙,毕方并辖,蚩尤居前,风伯进扫,雨师洒道,虎狼在前,鬼神在后,腾蛇伏地,凤皇覆上,大相符鬼神,欧宝品牌行为清角。今主君德薄,不能听之,听之将恐有败。’平公曰:'寡人老矣,所益者音也,愿遂听之。’师旷不得斯须鼓之。一奏之,有玄云从西北方首;再奏之,大风至,大雨随之,裂帷幕,破俎(zǔ)豆,隳(huī)廊瓦,坐者散走,平公恐惧,伏于廊室之间。”

悲风:凄厉的风。《赠妇》(汉-秦嘉):“浮云首高山,悲风激深渊。”《诗》(汉-阮瑀):“临川众悲风,秋日苦清冷。”《古诗十九首》:“白杨众悲风,萧萧愁杀人。”

稍稍:徐徐;微微;纷纷。《战国策》:“秦之攻韩魏也,则不然。无著名山大川之限,稍稍蚕食之,傅(挨近)之国都而止矣。”《汉书-韩王信传》:“居七日,胡骑稍稍引去。天雾,汉使人去来,胡不觉。”《送厉侍郎到绵州…》(唐-杜甫):“稍稍烟集渚,微微风动襟。”《圣灯》(唐-薛能):“莽莽空中稍稍灯,坐望迷浊变清亮。”

大意:再见时不安您有太众死路恨,有意使笛的声音矮微动荡。您望天上的秋云相通要动,在悲悲的秋风中纷纷(或徐徐)飘飞。

杜甫这首笛诗,写在秋天边城秦州。前二联写尽情吹奏秋笛。清商本就凄清凄苦,还要在边塞之地尽情吹奏,很自然使人联想到征人。秦州是西征必经之地。以前不知有众少西征将士从此西走再没回来。这几年,也不知又有众少西部将士为平休安史之乱从这边东调战物化疆场。所谓“古来征战几人回”。想首西征东征的征人白骨,听的人无不“难受极”,无不“泪尽血沾衣”。后二联写“故作发声微”。为了不要过于伤悲,有意将笛声压矮,有意使笛声轻盈动荡一些,然而,既便这样,你望这凄厉的声音照样像凄厉的秋风,吹着白云纷纷飞动!不论是“尽奏”照样“故作发声微”,笛声总是让人想到征人想到白骨让“云动风飞”血泪沾衣!